儒墨堂株式会社 E-mail: service@rumotan.com 台湾办事处電話:(886)2 8993-5275 Wechat: mutiwang / Line: mutiwang QQ:2416734071 上班時間:周一至周五 AM10:00-PM6:00

微生物的宇宙-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 现展审查员 及川 秋星

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现展)在战前(1948年)是以“日本作家协会”西洋画、日本画、雕刻为主的西洋画部门、现代美术研究会、以及新生派美术协会三个团体所组合而成。而在1959年第十五回展览后改以“现展”作为展览名称,已经将近七十年的历史。

“以前在法国巴黎留学时,大概一个星期去罗浮宫三到四次。多年来都是如此。”现龄七十多岁、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现展)审查员、神奈川支部部长 及川 秋星先生如是说。

“台北故宫去过两次,真是太棒了!”

“您会试图尝试将古老的元素融入到现代创作吗?”

“会呀,我有些作品都会将一些古老的元素融入到作品内”从事四十年以上现代美术创作、并作为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现展)审查员的及川 秋星先生表示。


从事现代美术创作之前,他在法国留学时,以写实人体绘画为主,几年后,转往后现代美术创作。

从JR樱木町站出口往山坡上前行约莫十分钟,能够见到与伊势山皇大神宫(横滨市西区神社、专门祭祀天照大御神)比邻而居的横滨市民画廊,市民画廊二楼正在展示着日本历史将近七十年的现代美术家协会(现展)神奈川分部会员展,七十年的画会当初创立理念即为不向权力屈服、以和平与爱来创作、能够尊重个体性....。



不向权力阿谀奉承岂有这么容易?一般人都会这样想、同时也向权力屈服,也用权力让人屈服,所以,画会也成为了政治角力场所。

“几年前,我们日本全国画会有混入几位政治家,说是政治家其实是因为这几位艺术家喜欢搞政治、搞派系对立,这几位违背了我们当初创立该画会的理念:‘不向权力阿谀奉承’。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艺术家成员,不论是会长、审查员、会员都不应该如此。”

“这违背了我们画会当初创立的精神。”拿出画会的画册指着创立七十年的理念,又重新说了一次:

“不向权力阿谀奉承。”

“在我们画会里头,想要当上会长,纵使你家财万贯、在画会关系特别好、有人缘,特别会公关交际都没用。”

他缓缓的说出:

“要有实力。”语气坚定着。



及川 秋星先生指着展场上以三件作品为一系列创作的会长 大贯 博先生的创作“创造。气”,180x180,180x90x2。


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会长 大贯 博先生的创作“创造。气”,180x180,180x90x2。(局部图一)

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会长 大贯 博先生的创作“创造。气”,180x180,180x90x2。(局部图二)

 

“你看,大贯先生的作品都是以减法为主、我们的创作都是以加法为主、线条特别多,他把绘画的线条几乎都去除了,实在太不简单了。”

“我相信,我们日后的创作会有一定程度的交会点,虽然我的创作有许多线条、而他却以削减法进行创作,因为艺术创作到了极致一定会如此,总有个交会点。”及川先生笑笑的表示着。

“会长的职责就是当会员彼此之间因为一些想法而有所对立、甚至争论时,你能不能拿出你的实力来说服人?而不是用金钱、搞关系来说服人,我们的画会会长就是这样才遴选上的。”


“以前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我的创作也是以写实技法为主,特别是人体画,但是学了几年后,觉得艺术应该不该仅只是写实派而已,从而以现代美术创作为主,已经四十多年了。”

“从法国留学回到日本的时候,也参与过学生运动。”

“回到了日本也对于传统的画派、画会不满,觉得过于保守、太强调政治权力,艺术创作应该是非常单纯的事情。”




这次几乎都是一百至两百号左右的作品。

“下次的展览,我会与其他两位成员一起于镰仓(Kamakura)展览,他们的画风也很有自己的风格。”

“现在银座画廊的展示创作都过于传统、没什么特别可看性了。”

“那吉井画廊呢?他们不是拥有自己的美术馆、清春芸术村、以及专门收藏法国艺术家的作品?”

“那个不错,不过,吉井画廊吉井长三会长去年已经离开人间了。”

“目前比较有看头的应该是资生堂画廊美术馆吧。”



话题回到及川 秋星先生自己的创作上。

“我的创作是以微生物作为主轴来创作,从微生物的世界来看宇宙现象界的变化。每一个微生物都有自己的特性。”

及川先生指着下面各种颜色的线条。

“除了这下面各种颜色呈现的直线条是事先想好创作的,全部都是自己手绘的、没有用任何工具像是尺来绘画,其他的画面、创作、位置都是随性来绘画的。没有任何的预想、打底等作法,纯粹是即兴式的创作。”

“灵感不会停止吗?”

“不会呀,随时观察生活、也从古老的元素中创作,像是我刚刚提到去了两次的台北故宫收藏品,我也融入到其中,只是用了不同的手法来表现。”



“家里会挂上自己的作品吗?”

“完全不会,我不喜欢家里挂上任何属于自己的作品。夫人之前要将我的作品挂在墙壁上,因为家里的墙壁已经像是画廊美术馆一样装好挂勾了,她想随时可以挂上我的作品给来到家里的人看,但是我不愿意。”

“我觉得,我每一幅作品都不想要重复,看到自己以前的作品,我就没办法创作,非常讨厌这样做。所以,夫人也尊重我的选择,让家里完全都没有任何装饰品的存在,一抹纯粹的白色墙面,就像是美术馆一样。”


这时另外一位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的艺术家 折原 泰子女士跑来插入话题。

“我是从48岁开始专心创作的,因为在48岁以前,日本的社会还是很保守,我必须要兼顾家庭、特别是小孩的养育,等到小孩养育成人后,母亲生病了,我又亲自去照顾母亲。直到48岁以后才能专心创作。”

及川先生开始指着她的作品说这部份创作的很好、那部分也不错,身为日本现代美术家协会(现展)审查员的他在遴选作品上有自己的见解,但是同时也能欣赏不同的角度来看艺术家的创作。


“审查员是不能得奖的!你看我们这次颁发了三个奖,神奈川新闻社赏、现展神奈川支部赏、以及当地企业的赏,都是经历审查员、还有会员共同的投票才能颁发。但是审查员的作品一个都不能被入选,因为这样才能让画会不政治化、搞特权。”身为七位审查员之一的及川 秋星先生表示。

“如果审查员自己本身也获奖,那是不是对参展的艺术家不公正?”及川先生眼神特别犀利、神情严肃的说着。

折原女士这时候向大家点了点头,走回受付处继续协助看展的人。

“您看,这件作品的主题是‘葛藤’,这位艺术家的创作就是形容人类内心世界充满了烦恼,而用这样的方式表现出来。”

“内心充满了烦恼。”

“是的。”


“这位艺术家很可惜,英年早逝。才五十多岁,得了癌症。”

“在面对人生最后的时光里头,又是得了癌症,能够绘画出这么光明灿烂的作品很不容易。”

“对呀,非常可惜,我之前也去医院探望着他,他一方面与病魔搏斗、一方面却还在病床上绘画作品。”

“这位艺术家的作品专门以绘画超现实为主。”

“他应该是从事动画工作的吧?”

“咦?对呀,你怎么知道,看来你真的很了解艺术家。”

“把这样的作品放在展场入口处,应该也是为了吸睛吧?”

“对呀,这样一般看展览的参访者,容易了解艺术创作。他虽然是从事动画行业的,但是基本上也是武藏野大学出身的,长年也在从事创作。”

“让我们来谈一下展场布置吧。”

“身为审查员,也会遇到一些会员想要将自己的作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但是我们不能这样做,如果每位艺术家都想要自己的作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那不仅会将展场呈现的不协调、也会对其他会员不公平。”

“一切都得公平。”

“所以我们每次的作品布展都是根据展场、艺术家创作的风格来做调整,不会因为他是会长、审查员而有特别待遇。这样对所有的艺术家成员也说得过去,心服口服。”


“这件作品虽然在技法上表现的普通,但是在用色上显得特别鲜艳、充满了生命力。非常棒。”

“这应该是结合了日本画技法的创作吧?”

“对的,融入了日本画技法的现代美术创作的表现。”

“您投票给这位艺术家了吗?”

“没有,没有投给他。”及川先生苦笑了一下。

“我想也是。毕竟风格还是过于传统。不过他在作品创作上虽然绘画了许多花卉、他也将一些花卉的技法涂抹去除、呈现模糊的状态,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看,这件工艺品的艺术家本身是日本知名温泉饭店的老板,放置的位置也是刚好可以配合展场的协调度。不会因为他是大企业的老板而有特别待遇。我们画会的艺术家都是如此,一切讲究创作的实力。”

“这次来采访我们的神奈川新闻、东京新闻也与我们画会的理念一样:不向权力阿谀奉承。”

“如果连新闻媒体,不论是网路媒体、还是现在已经没落的纸本媒体,都向权力屈服,那么一般老百姓还要相信什么?”

“不向权力阿谀奉承。”及川先生在展示场外看着天空抽着烟、双眼彷佛回到了从前年轻时参与学生运动的时刻,念了几次重复、坚定的语句。

定格了数秒。

 

 

注:本站“人物志”发表的内容,均为采访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也不代表本公司的价值判断。

 

人物志阅读:

微生物的宇宙-日本现展审查员 及川 秋星

日本第一个西洋画画会-日本太平洋美术会 絵画部运营委员 浅野 康则

日本横滨市议会议员,公明党神奈川县本部宣传局长 中岛 光德

日本横浜市金沢区美术协会会长 羽佐间 英二、事务局长 山口 武夫

日本横滨户冢区役所地域振兴课课长 卯都木 隆幸

日本二纪会准会员-水村 繁

岭南画派 何香凝艺术名作展于日本东京上野森美术馆展出

画横滨-日本画家 铃木 信之 Suzuki Nobuyuki

日本创业百年企业-株式会社 直胜笔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之二:
 
如何在展览结束后保留数据库?答案在于建立线上展览会网站平台:
 
如何建立一个完整的数据库网站平台?
 
除了出版杂志外,出版社还可以做些什么?请参酌:
 
我们的范例:
 
不懂怎么建立线上平台?参考我们写的吧: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Login

會員登入系統

站内搜寻

主选单

网站架设 | 企业展示 | 电子商务 | 艺术文化 | 文化创意 | 数位内容 | 入口门户 | 功能 | 案例 | 地区 | 购买 | 最新消息 | 国际展 | 公司 | 合作 | 人物志 | 社长 blog | 词汇表 | 了解CMS | 一次性网站建设 | 网站续约管理费基本版专案-人民币 | 网站续约管理费进阶版专案-人民币 | 升级网站服务-人民币 | 網站續約管理費基本版專案-台幣 | 網站續約管理費進階版專案-台幣 | 升級網站服務-台幣 | 利他专案 | 加购电子商务特殊元件 | 问答与谘询 | 联系我们 |

電子商取引データベース・ウェブサイトの構築&デザインの専門家 | c 2001-2017 | 日本语 | English | German
 
儒墨堂株式会社 Jubokudo Co., Ltd.

E-mail: service@rumotan.com  台湾办事处電話:(886)2 8993-5275

日本:〒108-0073日本国東京都港区三田1-2-18 TTDビル3F(地下铁 麻木十番站)

上班時間:周一至周五  AM10:00-PM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