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提隨筆:佛法非知識系統、法華經、宗門解答

對於先前所提之疑問、佛法經典上等問題,因您所提到之問題實屬佛教數千年來眾多人之疑惑,本可撰書多部,然 佛以明示,菩薩造論本不欲顯己德、且諸多聖者亦造諸論以宏法教,如證等覺果位之 彌勒菩薩所造「瑜伽師地論」、位登極喜地之 無著菩薩「顯揚聖教論」等,內容即已提及大乘佛法是否為佛所說?(此與師姊所提經典翻譯之問題、尊者 阿難持誦 佛語是否無誤等,皆能作為比量),其中菩薩立了七支見解以答當時、未來眾生之疑惑。

再者,佛法是否屬於知識系統?

按照世間法而論,也許可以概括成為一種唯心體系之系統,不過與西哲所言之唯心系統大相不同。西哲認為哲學上之命題、以及世間社會應對間、宇宙中種種不可思議之問題匯歸于追求知識(如蘇格拉底、柏拉圖等),此種愛智哲學不等於佛法上之修行次第,這也是當初 玄奘菩薩翻譯經典時,何故不將般若二語翻譯成為中土之智慧,以世間智乃追求知識、工巧、專業領域作為個人謀生能力、或者以此知識作為換取世間名利、權利之基石,此與佛法本意大悖。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佛法非知識系統、法華經、宗門解答

王穆提隨筆:何謂止觀、涅槃、輪迴說

問一:何謂止觀?

答:《瑜伽師地論》云:「云何名止?謂由修習循身念故;以觀為依,如理修止。又言止者,謂於其內正安住心。」「云何名觀?謂於內外諸大種色、及所餘蘊,正抉擇慧;說名為觀。」

一般之行者作意修學增上定學,有的是從「觀」門入手、有的是從「止」門入手、有的為二者兼修,然「觀」者若無建立於「止」上,則徒勞無功,有情皆能散觀一切所緣事物故,以是故,大多修持瑜伽之行者(非印度教之「瑜珈」),皆於所緣境中,首須諦觀一境作為所緣而修止,如念佛法門、四念住之身、受、心、法念住法門,乃至不淨觀、法身觀皆是如此。

初修止者,雖有雜念,然亦有一相續作意之念心所延續不斷,方可修成,並非執意壓制自心之虛妄想念,此中需恆時修持者方知,另外,如佛教裡頭三轉法輪之法相唯識學之根本大論---《瑜伽師地論》所言:「云何名觀?謂於內外諸大種色、及所餘蘊,正抉擇慧;說名為觀。」能對於諸法生起抉擇慧之正受觀察時,方可名為「觀」,如同上言,一般凡夫有情但為雜觀、散觀而已,如詩人、作家之觀察世間諸相後,於八識心王之五遍行心所有法之一的「想心所」之功能,即所謂有情在諸類名相、語句、文義以熏習為其所緣,從阿賴耶識種子所生,再依心所而起,與八識心王俱轉相應,而取相為其所攝法體,進而發言議為業, 方能取相後,進而生起對於諸法之思維觀察。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何謂止觀、涅槃、輪迴說

王穆提隨筆:善見律毘婆沙

一段關於「持守戒律」之法語,出於《善見律毘婆沙序品》,這讓我想到了戰爭時期,許多為了嚴持佛律卻犧牲掉自身有漏之色身、壽命的佛弟子(不論其是出家法師抑或在家居士),他們的行動,足以讓此世的狂傲眾生,作為一面借鏡,有時候,佛弟子不深入經藏、不持守增上戒學、乃至恆時修諸觀行,佛法之敗落即是出在自手上、而非全為外道徒眾,末了,想到了 虛雲老和尚、想到了 窺基菩薩、乃至一切為了持戒而喪生之行者,這怎麼能不讓人感到羞赧與汗顏?

有時候,一般學佛者(不論他學了多少年)連打坐、讀經、念佛都非得要比個什麼高下,這不就是俱生我見麼?……把這段法語給解譯了下來,希望把這法供養,給予九法界之一切有情,願我與他們一同深入毘尼藏海,絕世貪愛。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善見律毘婆沙

王穆提隨筆:觀察

人們又想藉由什麼來獲取生命的慰藉?是伴侶?還是地位?當妳感到越是恐懼之時,妳所以為能夠佔有的也變成了它佔有了妳。

是什麼樣的情形,讓妳以為妳可以去佔有它?是自我感?抑或是一種淵源於害怕失去所擁有的感受中的那般恐懼?

生了一場病。

什麼都結束了,不是嗎?

一千萬?一億?當妳只剩一星期能夠活著時,妳還會想要他們?

每天吃的三餐不過滿足於身體的基本需求即可,人們總是無法滿足,總是想要藉由什麼,例如:禪修、寫作、散步、鬥爭、冷漠,來逃避這些世間上的真相,什麼是禪修?當妳有鬥爭之心產生時,禪修又在哪裡?那麼寫作、散步呢?妳認為寫出一本絕世之作時,妳的心智本身就會趨向成熟了?甚至揚名立萬能夠帶來妳更多的滿足感?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觀察

王穆提隨筆:初發心

智者大師曾於「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中說:「第一調食者,夫食之為法本欲資身進道。食若過,則氣急身滿、百脈不通,令心閉塞坐念不安。若食過少,則身羸心懸、意慮不固,此皆非得定之道。復次,若食穢濁之物,令人心識惛迷。若食不宜身物,則動宿疾使四大違反。此為修定之初,深須慎之。故云身安則道隆,經云:『飯食知節量,常樂在閑處;心靜樂精進,是名諸佛教。』」

如經中所說,『若食穢濁之物,令人心識惛迷。』足見取食之重要,修禪者不可不慎,若有為法之心識昏沈,則不易修定、閱藏、乃至平日之身行易淪落於散漫中。

除了調食者,更須調心,靜坐觀心未?步行察念未?慎重。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初發心

王穆提隨筆:若實有我者,墮於苦處時,何能不出離

下午,走在中山北路上,靜靜的觀察著身心的運轉,體察著諸法無常的現起,思維著布施對於佛弟子所實際體驗的意義。

恰巧一位比丘尼法師行於此路上,托著缽、依著 佛制行走著,我趨意向前著、右手緩緩的伸進口袋裡,隨意地拿出幾枚銅板,恭敬的放入了法師的缽中,放好之後,身子正對著她的面前向其合十,能夠在這世間上,遇著孤獨無侶的修行者,是否當為生命中一件奇妙的事情?未久,法師亦向末學合十、繼續默誦著經文,繼續面對著眾生的拒絕與誤會來托缽,爾後我回了頭,繼續佇立於路旁等待著;佛教中的托缽有何種意義?除了讓修行者杜絕對於食物以及資生物的貪愛之外,更要緊的是,托缽對於斷除我慢以及培養平等心的作用,有實質上的一定效用,對於拒絕者、施予者,依舊持著平等心,可是,一般人能嗎?我們喜愛嫌這不好、賺得錢不夠多,喝茶時,總是想到喝汽水可能會更好,誦經時,又常常妄念紛飛,顯見托缽的意義實在重大。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若實有我者,墮於苦處時,何能不出離

王穆提隨筆:證得心自在者

在瑜伽師地論提到,需要證得心自在者,方能真實於定中觀察色法時,亦能令他者等同觀之,也就是說,一般修定者,大多只能落於意識所影現之假想色法,實無可能轉變外色塵之相分,正因為如此,絕大多數未有正定者,認為外色為實有受用法,若是如此,那麼,佛陀又如何能夠轉變山河大地之相分呢?可見得此色法乃為虛妄之影塵。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證得心自在者

王穆提隨筆:《 禪關策進》永明壽禪師

《 禪關策進》永明壽禪師垂誡云:「學道之門,別無奇特,只要洗滌根塵下,無量劫來業識種子。汝等但能消除情念,斷絕妄緣,對世間一切愛欲境界,心如木石相似,直饒未明道眼,自然成就淨身。若逢真正導師,切須勤心親近。假使參而未徹,學而未成,歷在耳根,永為道種,世世不落惡趣、生生不失人身,纔出頭來,一聞千悟。」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 禪關策進》永明壽禪師

王穆提隨筆:《藏要》

為上海書店版之藏要,總共分為三輯十冊,涵蓋了七十餘種三藏典籍,四百餘卷經文,原本藏要之編纂工程,原意是總分為六輯,後因諸多因素而成為現在所呈現的三輯本。

而台灣新文豐版本之藏要,除了保存原有三輯本之風格外,又把藏要分為多冊本(當有十餘冊),方便學者隨時攜帶閱讀。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藏要》

王穆提隨筆:梁漱溟《東西文化及其哲學》

《東西文化及其哲學》首次出版之著作時,梁漱溟先生才二十八歲 ,影響了許多當代中國之新思潮,雖然粱氏後來棄「佛」入「儒」(他認為佛教業已不適合當代有情之深層改革。),不過,對於一位學習佛法的人而言,他的著作還是需要作一番深入之研習的,以其善法之觀點而言,亦無不可。

他在第五章之《世界未來之文化與我們今日應持之態度》裡,其中的一節《今日應再創講學之風》,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至於我心目中所謂講學,自也有好多與從前不同處;最好不要成為少數人的高深學業,應當多致力於普及而不力求提高。」學業之薰習並未成為根本上之問題,然問題者,端在人心之造作。我對這段話,頗有感受,雖然並不完全支持這樣的思想模式,但,對於現今學人而言,修學佛法者,是否只能獨善其身,而不能兼善天下?而忘了菩薩大悲願?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梁漱溟《東西文化及其哲學》

王穆提隨筆:米蘭昆德拉的《無知》

「過去,她一直都想當然地認為自己的流亡是一種不幸。但此刻,她在問自己,這是否只是不幸的一種幻覺?一種以所有人看待流亡者的方式造成的幻覺呢?她難道不是用一套別人塞給她手中的標準在看待自己的生活嗎?」

「他們兩人就這樣被歸了類,貼上了標籤,人們評判的標準,便是他們對各自標籤的忠實程度(是的,大家竟然把這誇張地叫作:忠于自我)。」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米蘭昆德拉的《無知》

王穆提隨筆:了義不了義

鳩摩羅什三藏所翻譯的《自在王菩薩經》卷上,有段經文是這麼說的:「又自在王!菩薩若能如是聽諸佛法,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了義經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以依義故,一切法不可說故,菩薩如是名為依了義經。若人於一切經,不能如是依義,是名不了義。何故名不了?是人不了義故,行塵垢道常為所牽,為誰所牽?為聲所牽。了義者不隨於聲,何以故?其義不可說故,菩薩知一切法離諸邊非了相。自在王!依如是義趣法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不如是依者,一切諸經皆是不了義。」於此能夠清楚的瞭解到何謂了義經?何謂不了義經?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了義不了義

王穆提隨筆:《中阿含‧未曾有法品‧薄拘羅經》舉尊者十一事略註

一、於是。尊者薄拘羅因此異學問。便語諸比丘。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以此起貢高者。都無是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註:此中明斷「貢高我慢」之習氣。

二、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欲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註:此中明斷「三界欲愛之一切思維、想念」等微細覺觀。

三、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若因此起貢高者。都無是相。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註:此中明修頭陀行而不生起一念貢高我慢,一切行者自當勉勵。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中阿含‧未曾有法品‧薄拘羅經》舉尊者十一事略註

王穆提隨筆:云何有漏從思惟斷

人有沒有可能一方面野心勃勃,另一方面卻又對週遭受苦的眾生充滿慈悲心?有可能嗎?

當我們追求慾望所展現之幻境時,是否可能到達「無慾」的境界?

《大乘入楞伽經》云:「大慧,譬如火輪實非是輪,愚夫取著非諸智者,外道亦爾,惡見樂欲執著一異俱不俱等,一切法生。大慧,譬如水泡似玻璃珠,愚夫執實奔馳而取,然彼水泡非珠非非珠,取不取故,外道亦爾,惡見分別習氣所熏,說非有為生壞於緣有。」虛妄的境界法不正是那相似玻璃珠之水泡麼?在理上雖然瞭解諸法無常,但又無法脫離對於世間種種貪愛,不正猶若執取此色、聲、香、味、觸、法等珠為實有?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云何有漏從思惟斷

王穆提隨筆:瑜伽師地論慈心觀

《瑜伽師地論》云:「又世尊言:我不觀見如是種類有情可得,無始世來經歷生死長時流轉,不互相為或父或母兄弟姊妹,若軌範師若親教師,若餘尊重似尊重者,由是因緣一切怨品無不皆是我之親品;又怨親品無有決定真實可得。何以故?親品餘時轉成怨品,怨品餘時轉成親品,是故一切無有決定,故我今者應於一切有情之類,皆當發起平等性心平等性見,及起相似利益意樂安樂意樂與樂勝解,是名尋思慈愍共相。」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瑜伽師地論慈心觀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主選單

APP開發 | APP設計 | APP功能 | 網站製作 | 網站功能 | 了解CMS | 製作流程 | 詞彙表 | 官網製作 | 新聞入口 | 電子商務 | 內容媒體 | 藝術文化 | 文化創意 | 企業形象

iBooks製作 |公司簡介 | 人物誌 | 國際策展 | 合作單位 | 團隊 | 社長Blog | 教學Blog | 最新消息 | 公司分站 | 客戶 | 購買服務 |

問答諮詢 | 網站製作諮詢 | APP開發諮詢 | 展覽諮詢 | 隱私權 | 聯繫RUMOTAN

RUMOTAN 儒墨堂 | c 2001-2018 |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日本語 | English | German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