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人或時代的抉擇

郭沫若、馮友蘭皆為文人馬屁之典範,二者皆於文革中為了保全性命而批孔。

1973年批林批孔(批判林彪、孔子)的馮友蘭,竟然也是現代新儒家,自宗尚且不立,焉能為新儒家?文革中,孔子的墳墓也被破壞。相對的,梁漱溟於文革中拒絕批孔而遭批鬥。雖然梁漱溟對於佛學上的見解有錯謬,但其人格與骨氣,卻顯得十分可貴。

現代新儒家也只有梁漱溟、方東美人格足以敬仰。其他諸如熊十力等輩,竄改與呂澂信件內容再出版,顯見其人格低劣。無德則無真慧。

魯迅其師章太炎一生與孫中山意見相左,魯迅說其師:「考其生平,以大勛章作扇墜,臨總統府之門,大詬袁世凱包藏禍心者,並世無第二人;七被追捕,三入牢獄,而革命之志終不屈撓者,並世亦無第二人。這才是先哲的精神,後生的楷模。」

 

而魯迅本人呢?卻也像其師一般。

傳聞蔣介石於上海任行政院長兼教育部部長時(1930年12月6日至1931年6月18日),魯迅對國民政府頗有微辭,始終站在反對派針貶國民政府所作所為,而蔣介石身邊的人向蔣告密說魯迅(周樹人)正在教育部當起特約編輯,應該對他從重處理。沒想到,蔣介石卻說:「這事很好。你知道教育部中,還有與他交好的老同事、老朋友沒有?應該派這樣的人,去找他,告訴他,我知道了這事,很高興。我素來很敬仰他,還想和他會會面。只要他願意去日本住一些時候,不但可以解除通緝令,職位也當然保留;而且如果有別的想法,也可以辦到。」魯迅聽到後,卻拒絕了蔣介石的厚愛。

倘若魯迅活於文革時期,不知是否毅然如此?

我想也是當然的與其師走相同的路吧。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