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為什麼有些人對於香港事件無感?

這些無感的人包括台灣人與中國人、甚至是其他華人社會。

有些人甚至會拍手叫好,讚嘆香港警察的所作所為,原因無他:
一、香港始終是華人能稱為金融中心之地,每人的平均收入應當是東亞最高之一,仇富心態。
二、沒喝過洋墨水的人,因為內心自卑心理作祟,覺得香港曾經被英國殖民過,又被日本侵略三年八個月,心中認為香港人是中國的邊埵,我一位上海朋友說:臭港。
三、台灣以前也被香港瞧不起,因為民主制度不如它,現在香港反倒顛倒了過來,這些台灣人就高興的不得了。

 

多年前在福州等地跑事業,當地人跟我說以前小學都會在放暑假的時候,到香港,因為家族親戚在香港居住工作,過幾年後,覺得香港大不如前了,甚至福州、廈門等城市也超過香港的繁華,而北京、上海更是超越的不得了。

事實真是如此?

香港絕大部分的人說英語、廣東話,而且不僅只是華人生活在此,更有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人因為英國殖民政策的關係,這些國家的第二代生活在香港,他們也是香港人,文化多元不單一,然而,自從共產黨政權推行中文普通話政策,使得這些僅只會說廣東話、英語的第二代移民,生活變得非常困難。而華人城市像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廈門等,都沒有像是香港這樣有不同種族同住在一起數十年的多元文化經驗,絕大多數僅只都是單一華人文化的環境,不論你的收入與支出如何,文化是騙不了人的。

曾經很貧窮生活的人,看到他曾經羨慕的富裕生活一夕間倒塌了,他們就會拍手叫好,不管是否用武力、國家機器行使暴力,都能獲得這些無知者的掌聲。而這些無知者也成了政客的選票機器,所謂的選票,就是政黨或者政權的取得性,暴力與否,無知者壓根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他們曾經無法達成的生活,一夕之間沒了,倒是對此非常得意,這就是心靈貧乏,凡是總要以物質、金錢作為衡量世間的一切價值。真正的貴族,金錢僅只是用來購買人生自由可運用的時間罷了,他們所重視的剛好與無知者相反,貴族擁有榮譽感、普世價值,並不會因為特定的種族遭受傷害而感到歡喜,他們所追求的是人類智慧的經驗傳承,兩者對於金錢觀念的態度有所不同。

你能在Twitter推特搜尋「香港」、「Hong Kong」等關鍵字找到許多替香港事件感到悲傷、難過的短文,而這些短文下方的評論卻又是充滿了階級譏諷、暴力語言、性別歧視的回應。你也能從youtube影片中瀏覽到一些生活在歐美日本的無知者對著爭取民主制度的香港活動群體用羞辱性的語言辱罵、或者開車衝撞遊行隊伍、或者毆打孕婦、或者對著遊行隊伍用手勢表現出他內心的無知,你能從此看出誰是貴族,誰是無知者。一個人,不應該看到不論是誰受到壓迫、傷害、暴力脅迫而感到高興,若心中真有這樣的想法,那麼,你就是無知者。

只要是人,都不應當被如此對待。

按照彼等無知者的理論建構,那麼,玄奘三藏也算是廢青中的廢青了,何以故?
一者、二十餘歲不娶妻生子,而欲違法越境。
二者、破壞刑法,罔顧死罪,牽連多人。
三者、僅只為了追求更具備普世價值之智慧,而違背國法。

你能說玄奘三藏是廢青嗎?當然不能。普世價值有分東方的、西方的嗎?當然沒有。

晏嬰為西元前578年-前500年人,《史記·管晏列傳》說:「晏平仲嬰者,萊之夷維人也。事齊靈公、莊公、景公,以節儉力行重於齊。既相齊,食不重肉,妾不衣帛。其在朝,君語及之,即危言;語不及之,即危行。國有道,即順命;無道,即衡命。以此三世顯名於諸侯。」

「國有道,即順命;無道,即衡命。」

兩千多年後的現在,許多人的智商還是遠遠不及西元前五百多年的老者。竟然還有自詡佛教徒、愛中國者,不明就裡,盼望著國家機器往死裡打。

這個世界并不缺少無知,缺少的是發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