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長子實子 井上浩鄉先生

兩年前與日本昭和天皇長子實子 井上浩鄉先生結識。

其中,斷斷續續的保持聯繫。

今日與其夫婦於日本東京都美術館碰面。

井上先生先於東京都美術館觀賞世界知名巨匠 孟克的展覽。我們約定下午兩點,到達美術館一樓內大廳,閒談了兩小時多。一身樸素、彼此碰面點頭。

「很抱歉,日本當時侵略了台灣,感到非常的抱歉。」夫人說著。

 

與前幾日跟一些人的碰面不同,一向毒舌的上海朋友稱這些人是:「歪瓜劣棗爛桃子一筐。」當然也有些好桃子的。

井上先生談起他為什麼看孟克的展覽,與夫人一同排隊排了三、四個小時。身份地位,在民主制度的國家裡頭,就是如此,平等平等。

遞上了自己先前於日本橫濱各政府機關發行約莫三萬冊的刊物所撰寫的文章給井上先生過目,先生仔細閱讀,因文章短,分前後兩篇,此次僅帶後篇,約莫十分鐘後,先生說:「文章實在太深,著實下功夫不少。」他謙虛的說著,畢竟他也是醫學博士,雖然領域不同,但,通一則一切通,抓住重點要義、解構、再次的建立結構性語言、嘗試著用不同邏輯性語言對所學、新學予以了解熏習,即能逐漸獲得理解的智慧。

先生說著這幾年遇到的事情,因為他說把我當成朋友、家族般的看待,所以能夠如此的分享著自己所遭遇的各種困境。

因為,信任。


站內搜尋

主選單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