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群盲

二戰的德國在當時集中營殺死了數百萬猶太人,問題來了,在集中營以外世界各地的人們了解到集中營本身的問題嗎?我相信他們也能夠了解到,然而當時德國於經濟、科技上也是名列前茅。而日本當時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在當時,人們會默許或者跟著稱讚帝國主義呢?原因無他,群盲,烏合之眾。會成為納粹或者帝國主義都有一種傾向,那就是在某種程度上於經濟、科技都能與世界彼此利用,他們了解到當我在拓展我的暴力時,其他相關利益者也將因為我的暴力而獲得利益,成本低廉、可控制成本的因素,沒有考慮到良知與道德。
閱讀全文: 群盲

智者不重複歷史,愚者重複歷史

後來的日本人到了台灣後,特別想去原住民部落,參觀與思考過去與人類未來的方向。他們特別喜愛與原住民談話,也能從原住民口中得知許多寶貴的文化與歷史經驗。有些學者研究的很深,每每到了原住民部落向他們致歉,然而原住民們各個像是往事不曾發生過,只要他們一起在這片大自然中共同享受風景、品嚐他們手工釀製的小米酒、小米麻糬,還有山豬肉。原住民天性豁達,當他們要吃山豬時,得自己動手抓捕山豬,而且不能過於捕獵,這是對生命的消逝的尊敬,抓捕山豬的過程中,自己也可能會被山豬嘴上的撩牙刺死。不過有些原住民也學到了平地人的狡詐,因為彼等曾經被欺騙過,就用同樣的欺騙去欺騙回去,這就是因與果的糾結,佛陀本生也曾經當做獵師。

閱讀全文: 智者不重複歷史,愚者重複歷史

形色谷響假觸應不是彼處?

答:獨生意識,緣於不明了,彼不是五處,乃是法處所收;與五處同時,緣境而明了,以假從實,總名為五處。據理對五根,不是五處所攝,例如以手尋找拐杖,雖於闇中而能知形色,那麼,形色豈成身根之所取法?又如第八境,從五識上說,亦名為五境。彼實對於根,乃是法處色。

有人說:五識緣於假、實境,而無唯緣假而不緣於實之故,例如緣於形色,假、實合取,必然兼本顯,緣義而得成。然明了緣而不生分別,例如無漏識證境知之故,假實合取,所以名為現量。而緣自相者,自相有三種:一、處自相;二、事自相;三、自相自相。依處自相,說五處緣自相,不是後二事、自相自相也。又如於闇能見形,形猶故爾,不是沒有顯也。《觀所緣》中,破經部師說彼等唯緣於假境,無體而能生心,假實合緣,理上沒有前難。不如此的話,共相緣義應當沒有。離實而緣假,可沒有緣義,緣假而能兼實,緣義必定成就,頓變彼假法,本即是實法之故。又識之假法,依他而實之故,不同於經部師認為離開識之假法,所以並不相違,由斯假境亦五處收故。

閱讀全文: 形色谷響假觸應不是彼處?

點評日本天台宗最澄《守護國界章》 一二

日本的滋賀向來有著名的琵琶湖,而在琵琶湖上的沖之島,更是日本唯一的淡水島,島上居民大多數為老人居多,當地以自耕農業、漁業為主,唯有ㄧ座小學,小學生們上完課後就搭船離開島而回到市區。日本從幼兒園到高中是免學費的,幼兒園只需要支付餐費,當然,這是以公立學校的福利來說。而日本天台宗的傳教大師最澄即誕生於現今琵琶湖周圍的滋賀縣大津市。
 
日本天台傳教大師最澄在其對法相唯識宗的德一法師辯駁而作的《守護國界章》 中,指出:「此《 瑜伽論》 十七地文者, 梅呾利耶, 夜分誦出: 阿僧伽師, 四月結集。補處無下筆, 唯寫言, 寧眞哉!有心學生等, 莫信河漢言也!」「河漢」語出莊子·逍遙遊:「大而無當,往而不返,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意即日本天台傳教大師最澄法師認為大論所說乃唯戲論、大而無當之言,故令其學人等莫信此大論戲論之言,最後懷疑大論的真實性。
 
最澄,是與空海留學於大唐的,只不過或者對於大論並不認同。而對於大論的不認同,玄奘大師在遊歷印度之行中,也有遭遇過。只不過,最澄於該書對於三時、四教的辯駁卻是比奘師於印度所遇之二乘僧的對話還要精彩。按其立場與傳承,不信受大論也是能夠了解的。滋賀縣大津市出生的最澄法師,於日本各地都有諸多佛寺於內供奉其像以示尊敬。從長野山間俯瞰其間,供奉著最澄法師的石像與日本素稱的阿爾卑斯山脈彼此眺望著,或許最澄法師也是出於護宗的心態而著書互相批駁所致。
 
閱讀全文: 點評日本天台宗最澄《守護國界章》 一二

善學忍辱

「西方輸盧那人兇惡、輕躁、弊暴、好罵。富樓那!汝若聞彼兇惡、輕躁、弊暴、好罵、毀辱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彼西方輸盧那國人,面前兇惡、訶罵、毀辱者。我作是念:『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於我前兇惡、弊暴、罵、毀辱我,猶尚不以手、石而見打擲。』」

佛告富樓那:「彼西方輸盧那人但兇惡、輕躁、弊暴、罵辱,於汝則可脫,復當以手、石打擲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西方輸盧那人脫以手、石加於我者,我當念言:『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

佛告富樓那:「假使彼人脫殺汝者,當如之何?」

閱讀全文: 善學忍辱

戒殺三品

奈良的東大寺,於春、夏、秋、冬四季之際時常參訪,參訪完畢,會於奈良公園附近之湖畔內靜坐些許,寧靜的時刻,依然記得。東大寺為日本華嚴宗祖庭,為日本聖武天皇所建造,該寺供奉盧舍那大佛與洛陽龍門石窟所奉大佛相同,雖佛像建構不同,然皆為盧舍那大佛,該寺盧舍那大佛後由印度菩提僊那法師開光,聖武天皇日後出家為僧,為東大寺四聖:菩提僊那、聖武天皇、行基、良辨。行基重視法相唯識,而良辨雖為華嚴宗二祖,然也精通法相唯識學。奈良時期又為南都六宗所謂華嚴宗、法相宗、律宗、三論宗、成實宗、俱舍宗之弘揚地,而此時所謂之宗並非為宗派之意,僅只是作為僧人研學不同而分學派,與現今之宗派義不大相同。

閱讀全文: 戒殺三品

生是我,非不生

時,尊者阿難告諸比丘:「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年少初出家時,常說深法,作如是言:『阿難!生法計是我,非不生。阿難!云何於生法計是我,非不生?色生,生是我,非不生;受、想、行、識生,生是我,非不生。譬如士夫手執明鏡及淨水鏡,自見面生,生故見,非不生。是故,阿難!色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如是受、想、行、識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云何,阿難!色是常耶?為無常耶?』答曰:『無常。』

取則有我,不取則無,以有生法故有取,如五取蘊有生故。所以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說:「生法計是我,非不生。」因為計著有我才有生,並不是計著我而有不生。色、受、想、行、識有取生故有我,若無取則無我,後又用譬喻說如人手持明鏡與淨水鏡,自己於鏡中見到自己的臉現起,以現生故而能見,並不是不生而能見,此中與唯識所言見、相二分同,能所緣皆無我故。如《成唯識論述記》立量自證分說:「量云︰第三分心應有能照之心,心分攝故,猶如見分。」

閱讀全文: 生是我,非不生

無知

「所謂無知,無知者是為無明。云何無知?謂眼無常不如實知,是名無知,眼生滅法不如實知,是名無知。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如是,尊者摩訶拘絺羅!於此六觸入處如實不知、不見、不無間等、愚闇、無明、大冥,是名無明。 」

諸多人為什麼有許多煩惱?除了緣於過去境外,一般都是太閒了。緣於過去境而不知,未能正知外,由於自身生活過於閒暇,忘卻了人生每分每秒都會逝去的生命,你說空,然此色身依照年齡、基因、環境的變化而有種種老、病、死。正因為如此,許多人每日無謂的煩惱,如貪、瞋、愚癡等,實際上令自己困於境界而無法出離,於心識現起過去的影像而不斷的緣於此,如是而有種種流住現象,而種子又薰染種種愚癡不善心所,交替成為一幻影,由是而無知。

閱讀全文: 無知

佛陀如何開示人要孝養父母?

佛陀如何開示人要孝養父母?《雜阿含經》第九十六經說,有一異婆羅門為了兒子娶妻、將家裡所有財產都給了兒子,婆羅門請益佛陀是否可以贈送他偈頌,讓他回去能夠為了兒子說法,可憐的婆羅門把自己畢生積蓄給了兒子、也替兒子娶妻,想必被趕走而才如此行乞吧。

佛陀形容此兒雖然有人形卻是羅剎心,又用老馬形容老婆羅門,因為老馬沒用了,兒子就奪其䵃麥,䵃麥以表示積蓄財產土地等物質。世間上又有多少的子女如此?自家父母不孝養,詭計多端的設局父母,有了妻子兒女後,也忘記了老馬般的父母。有些呢?則會算計祖先一代所留下的財產,數十年過去了,因果還是不虛。這些就是一種愚癡。世間上又有多少的後代子女是人形羅剎心呢?

閱讀全文: 佛陀如何開示人要孝養父母?

漢語不深刻,學佛也不會深刻

為什麼說對於漢語不深刻者,學習佛法也不會深刻?甚至在生活體會上也不會深刻?
 
諸多論師所做註解大抵廣引諸典,如精通五印度語(梵文)之唯識宗 窺基大師於《妙法蓮華經玄贊》中,引用《春秋》、《字書》、《廣雅》、《玉篇》、《說文》、《切韻》、《周禮》、《通俗文》、《物理論》、《詩》、《廣志》、《蒼頡》、《字書》、《國語》、《漢書》、《風俗通》、《釋名》、《字林》、《方言》等漢語古經論以證佛理要義。
閱讀全文: 漢語不深刻,學佛也不會深刻

愛,無心,就成為了爱

繁體中文的愛,部首為心,有心才有愛,無心就不是愛了,所以古文說的愛,就是從心上談愛,從父母的慈愛、朋友的友愛,乃至夫妻之間的相愛,還有信仰的仁愛,都必須有心作為部首。像是《孟子.梁惠王上》:「齊國雖褊小,吾何愛一牛?」所說的為吝惜、捨不得之愛,以心為首,故說難捨其貪。《說文解字》說愛是:「惠也。从心先聲。」從《康熙字典》來說愛者,為:「又親也,恩也,惠也,憐也,寵也,好樂也,吝惜也,慕也,隱也。」實際上與佛法阿毗達磨所言心所相通,只不過名相意義不同,然皆大抵與意識心所通也。

所以說漢語的愛,為什麼以心作為部首?倘若缺一心字,就不是發自內心之愛了,許多人缺少了同理心,原因也在於此,見到他人吃苦而生內心生樂、恨不得他們地位跌落,無法用同理心等同愛之,因為這個愛,沒有心。

閱讀全文: 愛,無心,就成為了爱

比丘善滿足,心住於安定

「比丘善滿足,心住於安定,獨入寒林中,身毛不豎立。此身護念堅,彼為勝利者。」

有些人在較為公平的制度生活,但內心煩惱還是不止。有些人在較為不公平的制度下生活,卻能止息煩惱。並不是說到了環境很好的地方,愚癡就不見了,只是沒發現到而已,也不是說在環境不好之處,就無法斷除內心的愚癡,所以獨自入寒林而能不生恐怖心者,乃心住於安定,護念堅固之緣故,而能成為真實勝利者。

「茅棟野人居,門前車馬疏。林幽偏聚鳥,谿闊本藏魚。山果攜兒摘,皋田共婦鋤。山中何所有?唯有一床書。」

圓測《解深密經疏》所詮宗的部份僅能當成簡說、另外流支三藏、真諦三藏、玄奘三藏翻譯經論可以按照年代翻譯時間做融合。 就能知道同樣是真如,不見得是同樣的意思。 有時候指的是第八識無漏,而不是真說真如。 如此就能會通, 如基師說真諦三藏九識說,乃依照第八識有漏無漏說。這樣就能會通,而非真的有第九識。像是華嚴經四十卷、六十卷、八十卷本翻譯一樣,有諸多法相不同,實際上也是一樣的意思。

閱讀全文: 比丘善滿足,心住於安定

站內搜尋

20200616

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