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北京故宮與原始人

近來北京故宮有幾位年輕男女驅車直入故宮內,保全人員不敢阻攔,原來是中國開國元老之孫媳等。彼等被全網罵番後,隨即趕緊逃離中國而「回」美國,還短言幾句:「不過就是開車進入故宮而已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諸如此類之劣語。

曾經在台灣故宮南院觀賞張大千等作品,仔細端量思維:
「還好留在臺灣。」我這樣想,也許有人會以為台灣人又在自我吹捧了,非也。在中國各地城市觀賞古蹟也不下多次,所見古物應當也有幾萬件了,而每每在中國觀賞古蹟現場時,往往最沒水準者,就是受了一點教育者,而沒受多少教育者,畢恭畢敬的維持博物館的乾淨與寧靜,在幾千年的佛寺也是如此。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北京故宮與原始人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少年工慰靈碑

從東京搭乘到大和市,你可以選擇搭乘上野東京線到橫濱車站,再從橫濱車站轉搭相鐵線,不過一小時多的時間。出了車站口,見到一位發送反對日本安陪憲法第九條宣傳單的女士,應當是律師吧,多年前曾經在岐阜市見到當地的律師協會在車站外發送宣傳與讓人連署,我簽下去了。所以這次我僅是對這名孤獨的女子微笑以對,她收到我的微笑了,也對我微笑著。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少年工慰靈碑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乘學佛者之通病

許多人學佛總有一個毛病。

那就是覺得自己所學為大乘佛法而貶抑所謂的小乘、南傳佛教。不論是學中觀、還是唯識、淨土、禪宗、藏語佛教等,幾乎都有這種毛病。他們總是說,這些南傳佛教否定大乘佛教的教理與傳承、甚至菩薩道的說法與大乘佛教不同而覺得這些南傳佛教者實在可憐憫,總想去救贖這些人。然而實際上,沒有誰能夠救贖誰,只有自己覺醒才能救贖自己。而自身往往學佛僅有幾年,他就會犯上一種毛病,總認為學者的研究為真、而不欲深入契經,甚至認為學二乘阿毗達摩的教法是為了圓滿大乘的教理,也就是說,二乘阿羅漢聖者的說法與解脫道在這批大乘行者看來,實在是微不足道的自了漢,心生慢心而不知檢討自身對於一切教法的了義之說,總想去救贖他人。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乘學佛者之通病

王穆提社長隨筆:略破中觀師刀不自割義

有餘中觀師說言心不見心如刀不自割義,而說心識並不有相、見、自證分,中觀師例經難說:「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心是能緣義,境是所仗義,如世尊說所行影像不異心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便違世間,眼不自見,指不自指,刀不自割。

略破難義:
刀不自割,如何心能自緣,別立自證分?倘若沒有自體分,應不能自己憶起心、心所法。這是為什麼?譬如過去經歷之境,必不能憶故。倘若過去未得之境,也必不能憶起故。心既然不能夠緣過去、現在一切境,既然已經這些境界過去了,如何能夠憶起?此境界已滅而心以不曾為相分緣境界之故。我今雖不令為相分所緣,然自證分緣之故,如過去相分所經歷之境故,而現在能憶之。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略破中觀師刀不自割義

王穆提社長隨筆:縱得千萬言,不如持一句。

許多學者為什麼特別重視科判或者學術性文章?反而不重視實際的禪觀?或者可以說當在閱讀經論時,並不思維、觀察現象界諸蘊、處、界,雖然背誦了許多名相出來,反而卻忘記最後需要依止的是什麼?解脫生死。 
 
本來科判的目的在於讓熟練多聞觀察經論者能夠更為方便的檢索、分類經論中各種教義內容,並進而觀察,然而現在的人哪,科判做的很好,卻對於經論不熟悉,對於經論不熟悉卻能做出科判與沒有閱讀熟悉諸經論而撰寫學術論文相同,凡是求速成、快速,然而呢?修學四十多年中觀、唯識學者,科判了成唯識論等深論,不僅不知道玄奘、窺基等人引用仁王經、梵網經等,反而引用學者之言而隨意誹謗解釋中觀、唯識見,何以故?反正一般學生也看不透他們到底是否有無深入契經,只要看頭銜即可,與談生意相同。談中觀者之病也是如此,流落於無意義之破立。而論師之辯駁本就於斷邪見義,現代之人卻重視在邏輯應用上了,動機與目的錯位。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縱得千萬言,不如持一句。

王穆提社長隨筆:關於《梵網經》,唯識宗是否共許?以及無佛性與卜筮義。

一、關於《梵網經》,唯識宗是否共許?窺基、圓測如何引用?

略覆:
近人受呂澂居士等研究影響,而多所認為《梵網》等為偽經,然以此因明推論,連《大智度論》亦能成偽論,關於《大智度論》認為非龍樹菩薩所作,近百年來也有許多學者如此認為,我以為皆為無意義,何謂菩薩戒?除戒相外,還重視什麼?

以下為唯識宗引用《梵網經》諸處:
二者、宣說隨順他勝事故;
此是第二、宣說隨順他勝事相。謂若有違犯四種重罪,則彼定為他勝煩惱之所制伏。他勝處法共有四種,如《瑜伽師地論》中云:「為欲貪求利養恭敬,自讚毀他;及性慳吝故,於諸有情,不施財法;由忿恨故,捶打有情,發粗惡言;謗菩薩藏,宣說邪法等:四種他勝處法。」詳如彼論所說。復有十種他勝處法,即於前說四種之上,再加斷命、不與取、邪婬、妄語、酤酒及說他過失等,當如《梵網經》及《指鬘經》中所說,而得了知。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關於《梵網經》,唯識宗是否共許?以及無佛性與卜筮義。

王穆提社長隨筆:文化熱現象學

近年來,在中國推展文化熱,所以許多人都想要分一杯羹,不論任何宗教還是哲學。佛教也是如此,宗教替政治服務,讓眾人更加盲從於權威,所謂天賦神權說,於是而降。本來,佛陀說法不離三法印或者四法印,三法印者: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而四法印者,多加了一個有漏皆苦。以此三法印或者四法印去印證諸經論甚至諸宗所說,乃基本常識,然而,有些人卻以為推行佛法可以在基礎上說老莊思想等中國哲學,內外學本就不同,也並不是排斥之說,佛不與眾生爭,眾生卻與佛爭。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文化熱現象學

王穆提社長隨筆:《唯識道次第略》

何謂悟入唯識五位?
一、資糧位,謂修大乘順解脫分;
二、加行位,謂修大乘順決擇分;
三、通達位,謂諸菩薩所住見道;
四、修習位,謂諸菩薩所住修道;
五、究竟位,謂住無上正等菩提。

云何漸次悟入唯識?
謂諸菩薩於識相、性資糧位中,能深信解;
在加行位,能漸伏除所取、能取,引發真見;
在通達位,如實通達;
修習位中,如所見理,數數修習,伏斷餘障;
至究竟位,出障圓明,能盡未來,化有情類,復令悟入唯識相、性。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唯識道次第略》

王穆提社長隨筆:樹木植物等類能成佛嗎?

樹木植物等類能成佛嗎?

有言:
樹等無情能不能成佛?按照唯識學的觀點,無情是可以成佛的。因為唯識認為我們看到的外境都是我們的相分,也就是說外境是以識為體性的。那麼我們成佛的時候,八識都轉成無漏的了,不能說作為我們相分的無情等外境不能成佛。

在唯識宗的典籍裏面,有一部元朝法師專門寫的《唯識開蒙》,專門講了很多無情能夠成佛的道理。我們看到的花、樹,都屬於無情,都是我們阿賴耶識的相分,當然也就能成佛(此指佛的十八界都是無漏的,佛認識到的無情即屬於佛的十八界當中而不屬於佛的十八界之外)。

天臺宗也有“無情有性”的講法,和他宗略有不同。這個“性”是指佛性。既然無情有了佛性,也就能成佛了。這和唯識宗的說法是一致的。但其他的宗派不一定承許無情能夠成佛這樣的說法。

 

略回:
唯識開蒙雖舉修行、相分、覺受等義,然實際上若無自阿賴耶識持有漏種、無漏種所依附,就無成佛義,而理上雖說眾生皆能成佛,只僅於理佛性上,於行佛性上隨自種性各有不同義。

若樹木、植物等能受薰持種、亦能受種種輪迴生死法,方能有成佛可能,然實際上所說相分者,為自識相分,若舉自識相分境有成佛義者,諸佛所變自受用土、他受用土、變化土等則具成佛義,則一眾生有多佛義,若說三身義能含攝植物成佛義者,於身、土自在義有所誤解。然現在植物等雖有生長用,則無持種、受薰用,無自識故,無自識則無種子,無種子,則無種子六義,無種子六義,則於諸有為法薰染則無可能,於諸有為法薰染無可能者,則無生死輪迴義。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樹木植物等類能成佛嗎?

王穆提社長隨筆:《繼而工畫於山水,落筆驚世而不苟名於時》-記詹昭倫個展前言

藹然仁師從黃君璧、歐豪年、徐谷菴、李金玉等師學畫達三十載,而教授國畫亦達三十載,國有藝則其地之明暗、畫之忠邪、書之是非得失,善可法惡可戒,昭昭於後世。以其畫體周贍,無適弗該,出入窮奇,縱黃逸筆,力遒韻雅,超邁絕倫。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繼而工畫於山水,落筆驚世而不苟名於時》-記詹昭倫個展前言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頭症的台灣人

在中國發展的台灣人,待久了,都會產生大頭症。

何以故?

當你試著去思考一件事情,你只是因為台灣人的身份就在中國享有一般中國人無法享受到的特權時,你就會逐漸的大頭症傲慢無禮起來,對於沒修行的人來說。

很多在中國發展的演藝人員、企業家為什麼回到台灣後,就用以前所沒有的傲慢態度對以前的人事物?因為他們習慣了特權。特別是具備黨政背景者,更是吃香。

我喜歡中國,特別是中國文化各種古蹟、世界遺產,還有住在鄉間純樸的中國人,朋友也應當知道我喜歡中國,然而,對於中國體制問題,只要是深入觀察者,都應當知道哪些是需要改變的?台灣企業與外資企業在中國都享有一定的補貼,所以就連中國企業自己都跑到外國去登記公司,再回中國用外資企業的名義開設公司,目的就是享有補貼,你說他們愛中國嗎?我相信,他們愛的是人民幣。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頭症的台灣人

王穆提社長隨筆:談談妄語

人為什麼會妄語?動機無他,為了利益故。不論是自己個人對財富、名聲、地位的利益,還是對色身執著的利益、乃至自己所依靠的團體所產生的利益,都會引起妄語的產生。

何以故?為了避免自己所攝受的利益受到影響。

在一個幾乎不說謊的環境下,一兩個人說了謊(妄語),那麼,就會非常突兀。而在一個幾乎天天說謊、吹牛的環境下,偶爾說個小謊(小妄語),則自覺無多大關係。而在一個凡是講究誠信的社會中,只要涉及到妄語的部份,這代表了這個人以後的事業不會有人再給予支持、信任,而在天天說謊、吹牛的社會中,要人不妄語,似乎就變成了有些不通人情。

聖者阿羅漢苾芻為什麼能夠於五處所不會再犯?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談談妄語

王穆提社長隨筆:重返洛陽龍門石窟 世界文化遺產

雖說是重返洛陽龍門石窟,卻是於台灣高雄佛光山看展。日本有洛陽學、現在台灣也展示洛陽龍門石窟壁畫,除了壁畫外、還有拓版畫,與幾尊非常莊嚴肅穆的佛像。龍門石窟的西山與東山兩部分從北魏開鑿到東魏與西魏、北齊與北周、隋、唐、五代、北宋、明之修復與續作,前後總共將近八百多年至一千一百年之久,而以北魏、大唐所開鑿的時期花費最久,約莫有一百五十年。倘若僅以開鑿雕刻作為計算就有四百年之久。

洛陽龍門石窟現存一千三百多個石窟,窟龕兩千三百四十五座,佛像則有九萬七千餘尊之多。從開皇十五年行參軍慈明邑子等造阿彌陀佛龕、到魏碑,皆是世界遺產。此次除了龍門石窟外,同時也展示了鞏義石窟之壁畫拓版畫等世界遺產。鞏義石窟擁有七千多座佛像。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重返洛陽龍門石窟 世界文化遺產

王穆提社長隨筆:戲子始終是戲子

戲子始終是戲子。

竟說該獎項足以媲美與超越奧斯卡獎,實在無知。

文化的累積是需要長久沈澱與積蓄的,而非僅憑一些空、大、吹牛皮式的裝飾品來掩飾自己的無知。而戲子呢,為了配合民族主義的強烈意識而大誇其詞說此語,我們只能說再次見證了吹牛皮式的語言多麼的粗鄙與野蠻。目的當然是為了收入。

文化當然也需要金錢去投入,然投入後是否能真的演成長時間的沈澱與推基,則需要幾十年、幾百年的功夫。這與是否有什麼民族主義意識毫無多大關係,若不能對在地文化的感動與尊重,縱使辦了幾百個獎,又有什麼意義?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戲子始終是戲子

王穆提社長隨筆: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見清明上河圖AR

我對一些傳授佛教法義「老師」的看法:

說師,則師必承繼前學。然此等多師者,泰半落入狂妄無知。更甚者,說福嚴佛學院等編輯教材甚差,不知其人等是否真心閱讀過?不知其編輯婆沙等論需多少時間?何不自身編輯看看?

說人,則必虛心學習不同知見,而此知見必建立於正見上,然其人等則又鄙視前學所說,不知所云為何?

說理,則必通達聖教古言,若不通達則又隨意加諸西哲諸見以示國際視野,真國際化假國際化?所謂通達者,則必以諸經論會通了然於心,若無,則不當隨意更改前學。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見清明上河圖AR

王穆提社長隨筆:阿里山姊妹潭,台灣

比日本長野還美,台灣阿里山的姐妹潭。

我原本以為阿里山沒看頭,畢竟台灣地狹人稠,都市生活品質還算不錯,沒想到,我過於無知,才知道自己腳下的土地,多麼的美。

湖畔倒影、水質清晰可見,日本長野有一鏡湖,而阿里山則有此一潭,經歷過台灣大地震後,依然存在。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阿里山姊妹潭,台灣

王穆提社長隨筆:布爾喬亞-路,阿里山,台灣

他坐定下,點了一些昂貴的美食,人們稱他為布爾喬亞。他不喜歡親自登山,喜歡從明信片上、網路上看世界各地的山脈,他並不缺錢。閱讀幾本經典名著,侃侃而談的與與會者說著,並且保持著一定聲調的對談著,他謂之為「修養」。

隔壁經過一位乞丐,他漠視他的存在,就像他漠視世界上各大山脈的存在一樣。他僅只把這乞丐當成就像他欣賞明信片一樣的注視著,口袋裡的一毛錢,他壓根不會掏出來,他寧願繼續與其他人侃侃而談各種闊論。從羅蘭巴特、李維史陀、德里達。他認為這些哲學不論是神話學、符號學都可以因他量身訂做,只要不喜歡,稍作改寫即可,他謂之為「智慧」。

他的國家曾經遭受無情的戰火荼毒,可如今,他家財萬貴,女人一個一個換、車子也從保時捷換到賓利,這些僅不過是在宣示他的戰利品罷了,但他很滿足這些,因為出口成章的妙語如珠、加上從小培養的各種禮儀,比如餐桌上如何用餐?與人談話時要如何克制住自己的想法、如何得體的展現出什麼是紳士的典範,再加上他聰明的頭腦,他發展出一套快速套現的商業模式。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布爾喬亞-路,阿里山,台灣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的日常

到達高雄左營高鐵,走出出口左轉、延著手扶梯下去,準備搭乘到高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的巴士。

沒想到,已經有許多遊客要搭乘該巴士,排隊到我時,已經滿了。旁邊喲呵著計程車司機問我要不要搭計程車?只要湊滿了六個人,包括司機就能成行。後方依序為日本人、美國人、以及印尼人,司機因為不會說英文,請我幫忙詢問他們與告知他們如果要等巴士,需要再等一小時。

「日本人?」我說著。

對方驚訝的神情直覺不可思議,二十多歲的他以為我也是日本人。

「我是台灣人,這車次的巴士已經滿員了。」

「一人一百台幣,我們可以一起共享計程車,願意嗎?巴士雖然是一個人七十元,但是下一班車還要等一小時才會到達,不如我們一起共享計程車吧?好嗎?」我詢問著,彼此自然而然成為一圈聽著我說著這些。其實,我是很不喜歡與人共乘計程車,然而,在中國許多奇妙的經驗,讓我養成了拓展視野的心胸,或許也能吸收到不同的文化差異。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的日常

王穆提社長隨筆:文盲也能修行

與法友談論到名言種的問題,對方認為只有文字方能攝入到名言種。

我回答說:「那麼,文盲是否就無法無漏種子熏長了呢?當然不是。佛法應當是平等的,圖像也能攝入名言種,而相、名、分別的現行即是名言種現行。」又,例如同樣說中文,繁體中文、簡體中文的不同,無漏種熏長是否會對其中一種中文有什麼優劣呢?當然不會,皆為名言。又,不會說中文者,是否就無法讓無漏種熏長呢?當然不是了。

圖像當然能攝入名言,如觀四大、六大、乃至觀佛三昧等都是一種圖像,那麼,無漏種是否不能熏長呢?如果不能,何必需要修增上心學?僅只修增上慧學即可。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文盲也能修行

王穆提社長隨筆:老北京的台灣人

來到北京工作的台灣人大概有兩類:
一者、認為北京未來會有改變,所以先卡位。
二者、在台灣混不下去,所以只能前往異地工作。

兩種人各有不同的性格特質,第一者、對於未來充滿了願景,願意投注自己的生命與人生在異地發展。而第二者呢?大多數多屬於自身沒什麼實力,所以用一些條件作為交換,不管是否願意去數落自己的同胞、或者睜眼說瞎話,他們都願意。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老北京的台灣人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主選單

藝術品收藏

C132 郭東榮
C132 郭東榮
C131 郭東榮
C131 郭東榮
C130 李明啟
C130 李明啟
C129 李明啟
C129 李明啟
C128 李明啟
C128 李明啟

最新EPUB電子書

《大智度論》新編
大乘廣百論釋論 新編
閱讀全文...
成唯識論述記新編
閱讀全文...
《瑜伽師地論菩薩地真實義品 》解譯 彌勒菩薩著 王穆提解譯
閱讀全文...
《能顯中邊慧日論》新編 唐朝 慧沼法師著 王穆提斷句編校
閱讀全文...

分享到社群: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