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略破中觀師刀不自割義

有餘中觀師說言心不見心如刀不自割義,而說心識並不有相、見、自證分,中觀師例經難說:「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心是能緣義,境是所仗義,如世尊說所行影像不異心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便違世間,眼不自見,指不自指,刀不自割。

略破難義:
刀不自割,如何心能自緣,別立自證分?倘若沒有自體分,應不能自己憶起心、心所法。這是為什麼?譬如過去經歷之境,必不能憶故。倘若過去未得之境,也必不能憶起故。心既然不能夠緣過去、現在一切境,既然已經這些境界過去了,如何能夠憶起?此境界已滅而心以不曾為相分緣境界之故。我今雖不令為相分所緣,然自證分緣之故,如過去相分所經歷之境故,而現在能憶之。

 

所以基師立量說︰「今所思念過去不曾更心等,除宿命、他心智等,餘心一切皆應不能憶,不曾更故,如不曾更色等。」

然而,心、心所同所依根,其所緣相各各變不同而有別,所以但為相似,如緣青相分則皆變青之故。事雖有多少等,然而於相上各有差異,識、受等體有差別之故。此中所言與二乘不同。又如《瑜伽師地論》說:「同一所緣,不同一行相」者,此中根據的是了別、領納各各不同之故。相分雖然不同,然卻極為相似,例如以青為境,諸相俱是青,相似名同。見分則各自不同,雖然俱是青,取像則各自有差異,故此中所說為不同行相。此中所說有行相與見分,雖各不是一,各自根據法義有別。境據總相故,名之為一。見據別故,名為相似。成唯識論中所說的,根據的乃以實為言,故與《瑜伽師地論》所說不同也。又彼說的是疏所緣緣,此說的為親所緣緣。此心、心所許時、依同,所緣、事等,亦據所緣各相似義,並不是相違義。

不見燈等,能自照耶?云何得知燈等自照?

現見沒有闇,分明顯現燈光,倘若若燈不自照,則應當有闇障,應不現見燈光等,由此故知燈等具備自照性。燈等不是闇,何須照耶?例如像是水瓶、衣服等,其體雖然不是闇性,沒有燈等照,邊有闇障,不能夠現見水瓶、衣服等體,而燈等照之時,能夠除彼等邊闇,令得現見水瓶、衣服等體,說名為照。而燈等亦是如此,自體生時,邊闇障除,令現得見燈光等,故說為自照。

諸心、心法雖有勝劣,皆能夠外緣,內證自體分,猶如燈之光明,既然能夠照他,也能夠自照,並不像是有人說如刀等不能自割,諸法法爾,不可一類同喻。此就麤相而論,諸心、心法各自有相、見二分而說。而如同《集量論》中所說,總體辯別心、心法皆有三分:一者、所取分;二者、能取分;三者、自證分。如是所取、能取、自證分三分,不一不異。第一所取分為所量;第二能取分為能量;而第三自證分為量果,倘若再細分別,則應當要有四分說之建立,其義方能夠成立。三分如前所說,而更有第四證自證分,初二所取、能取是外,後二自證分、證自證分是內,初所取分唯所知,其餘通二種,也就是說第二分能取分唯知第一所取分,或者量、非量,或者為現量或比量。第三自證分能證第二能取分及證第四證自證分,第四自證能證第三,而第三、第四皆為現量所攝,由此道理,雖然說是一體,多分合成,不即不離,內外並知,沒有無窮過之缺失。

而中觀師所言:「如刀不自割,指不自觸。」者,指的是決定無作者義,如《般若燈論釋
》卷第十說:「如〈作作者〉中說:決定有作者,不作決定業;決定無作者,不作無定業。何以故?決定業無作。是業無作者,如刀不自割,指不自觸。以是故,定作者無作,作者亦無業,如是先後俱等,不可得故。」

又於《般若燈論釋》卷第四中說:「如眼不自見,彼亦復尒。丈夫自體見丈夫者,此義不然。以與世間所作相違故,如刀不自割等。云何驗知?謂第一義中,彼丈夫者無能見義。何以故?不見自體故,譬如耳等,亦非因義不成。彼經中說我還見我者,但於心上施設我名,世諦故說,非第一義。如是物故、所識境故、量故,如聲及耳,是等諸因及彼譬喻,應當廣說。復次,第一義中,色非我見。何以故?以物故。如我自體不能自見,如是所識境等,應當廣說。」

二者所說的乃在於破作者與丈夫自體義,然有情八識心王心所所攝四分並非作者、丈夫自體義,識無我故,所以,餘中觀師所言:「如刀不自割,指不自觸。」破唯識三分說,並非正義之說。而彼中觀師又說佛地諸功德,然佛地諸功德如受用土等義,皆無漏相分所攝,若無相分等義,則受用土等亦不具,既然佛地受用土等不具,則無佛地等功德義,則不需念佛修行回向無上菩提果,如彼等之見確實非正義。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