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文獻全編》目錄一點心得

《唯識文獻全編》觀看其目錄與內容簡介,得知為從日本購得諸藏本,然是否獲得日本出版公司授權,若無獲得日本出版公司授權而自行出版,此不若偷盜乎?又獲得中國國家圖書館背書出版,此不若等於雙重偷盜乎?本人實在不意欲寫此等文,然不忍眾生於此等戒、慧不知,該說的還是要說。

於此一二事思維世俗法,如今觀看異生有情普遍對上媚和、對下鄙視如牲畜,本應當講究禮儀、持守規矩者,如今見人偷、搶、拐、騙、打等事,則紛紛叫好,莫不歡欣又或編造故事,而不生慚、愧二心所,縱有受學律儀則多半僅只口誦而不思維其義、行其說,如此之流類,焉有轉化業果之餘地?

佛教出版社所印之論疏亦屬三寶,所謂法寶者,今之偷、搶、盜等事而於法寶所如斯,不生懺悔又多所自覺為正常,以偷為不偷、以盜為不盜,顛倒是非,如何受學律儀?縱未受學律儀者,一般知書達禮之俗人,尚且了知非我之物則勿取、偷、盜等,更何況受學律儀者?毫無羞恥、慚愧心所,焉能真行菩薩道哉?

《雜阿含經》云:「世人為卑下業,種種求財活命,而得巨富,世人皆知。如世人之所知,我亦如是說。所以者何?莫令我異於世人。」

據聞 弘一律師只要弟子犯錯,律師則一律自己絕食,等到弟子由然懺悔而方進食。

 

該《全編》目錄提及:
一、民國本,則又未提及出版社出處,與其他加上大正等藏似有不同,不知民國是否為出版公司?
二、日本,不知日本何出版公司?為何不加入?
三、有書名卻無出處,既然有紙本何故無出處?
四、日本鉛印本,雖未加入日本二字,然鉛印本大抵出自日本京都。
五、其他雖寫出處藏經,然未加入來自藏經何處、何本、何頁。

另外,下列為錯謬處,其他要修正之處尚且多矣:
A.另,第三十六冊、第三十七冊 日本 善念《成唯識論泉鈔》,出處當為《日本大藏經》第二十八、二十九冊。
第三十六冊      
成唯識論泉鈔 日本 善念 655  

第三十七冊      
成唯識論泉鈔 日本 善念 1  

B.另,第五十冊、第五十一冊、第五十二冊《會本成唯識論述記 三種疏》題名錯誤,應當為《佛教大系》《成唯識論》,採用《會本成唯識論述記 三種疏》即知採用台灣佛陀教育基金會本,該會是否獲得日本佛教大系刊行會授權不得而知,本人是去過該出版書局多次的,前陣子倒閉卻又起死回生於網路販售。

第五十冊      
會本成唯識論述記 三種疏 日本 豐滿春洞 1 卷一至三
       
第五十一冊      
會本成唯識論述記 三種疏 日本 豐滿春洞 1 卷四至六
       
第五十二冊      
會本成唯識論述記 三種疏 日本 豐滿春洞 1 卷七至終

C.另,第六十一冊、第六十二冊、第六十三冊《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版本眾多,不知所用為何本?
第六十一冊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 韓清凈 1 卷一至二十九
       
第六十二冊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 韓清凈 1 卷三十至六十二

第六十三冊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 韓清凈 1 卷六十三至終

 

(圖片說明:台北市孔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