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與民主素養

創校一百五十年的日本立正大學

台灣的民主自由程度雖然頗高,然在民主素養上是不如日本的。

於日本時,早上五、六點即見到於某車站兩個出口各有一參選人發送傳單,一位為女性參選人、一位則為全盲人士,我隨手收了全盲人士親自雙手遞上的傳單(當然,台灣的參選人也是會雙手遞上傳單),傳單設計內容簡要明白、用色鮮豔,其後則站有一位陪同參選之工作人員。在日本選舉時,我是沒有見過參選人藉由造勢活動等宣傳請選民吃飯的,至少在關東區內是如此,連一瓶水都沒見過,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吧。當然,選後各種派系之民意代表間接收送特殊團體之金錢等違法事情,那是有的,但比例應該少於台灣。

 

反觀台灣,早上投票之後,里長還自己籌辦一個提供選民飲食之場所,雖然不違法,但觀感甚差,隨意打招呼並觀看一眼裡面,皆為坐滿年紀頗大之里民,這就是貪便宜,當然,如果僅只提供茶水給予投票後之選民解渴,尚且可以理解,畢竟投票排隊甚花時間,也不能於投票場所飲食,然又提供諸多善妙飲食等,我就不解了,一個人有窮到此地步嗎?若有,民意代表等參選者,應該全數捐獻自身的政治獻金等金錢給予社會弱勢團體,而非藉由餐飲等搞好關係。

一般在台灣的佛教徒參與各種助念活動時,不論僧俗皆不收喪家的各種飲食,皆會自備礦泉水提供自身與諸位法友自行飲用,因為助念這活動是為了利益亡者而非貪圖喪家所提供之各種美食,也只有斷除對這種世俗淺薄之名利想,念佛才有幫助。

台灣之選民若與協助助念往生之法友相同,那麼,整體民主素養也會提升不少,從此不再貪圖民意代表所提供之各種餐飲善妙飲食,這才是台灣之幸。你不關心社會,等於空言菩薩道而不行。

位於東京大崎站的立正大學,為已故聖嚴法師之母校,亦為太虛大師於民國十四年演講之處,虛大師當時所演講之主題為〈讚揚法華之特勝〉,該校亦為了中法師之母校。

按聖嚴法師《留日見聞》述及:「立正大學法華經研究所:主持人是立大的校長,分設總務、資料、研究之三部,有所員及研究員三十二人,它的名譽顧問,有立正佼成會會長庭野日敬等三人,顧問則有望月歡厚、久保田正文、金倉圓照、山口益、宮本正尊、中村元、石津照璽、石田茂作、長尾雅人、迂直四郎、福井康順等十一位博士。」另有,「法華經尼泊爾本研究會」及「正法華研究會」。

庭野日敬所成立之立正佼成會,主要為在家佛教團體,以法華三經《無量義經》、《妙法蓮華經》、《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作為主修。不過,日本的新興宗教團體一般都與政治圈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留日見聞》又提到日本大正大學:「

(三)大正大學內的研究組織

1.大正大學佛教學會:由大正校長櫛田良洪主持,因為大正大學是由天臺、真言、淨土等幾個宗派合辦的,故其研究室也較多。這個學會便是為了佛教學部各研究室(天臺學、真言學、淨土學、梵文學、佛教學)的研究交流和協調,研究成果即刊於《大正大學紀要》年刊。

2.大正大學山家學會:此以大正大學的天臺學研究室為中心,研究成果揭載於《天臺學報》等。

3.大正大學智山勸學會:此係由大正大學內的智山派真言的教職員為組成的單元,每年會費每人一萬二千日圓,出版《智山學報》年刊一種。此會會員,是為研究振興智山派真言宗的方法並發揚其教學,每兩月召集一次智山教學座談會,研究範圍則包括佛教學、宗教學、哲學、文學、史學、社會學、教團史等的公開發表。

4.大正大學豐山學會:日本真言宗的派系很多,分有高野山派、醍醐派、東寺派、泉涌寺派、山階派、智山派、豐山脈、御室派等,大正大學內即佔有其中二派,該校現任校長便是豐山派大勝院的住持,此一學會即由他主持。

5.大正大學淨土學研究會:出有《淨土學》會刊一種。

6.日本密教學會:此會係為研究並普及廣泛的密教文化而成立於昭和四十三年。其活動則為學術大會之召開,以及《密教學研究》期刊之發行。

7.大正大學宗教學會:會長為增谷文雄,發行每期八十頁的《宗教學年報》,每年舉辦春秋兩次演講會及五次研究會。

8.佛教民俗學會。

9.大正大學宗教文化研究會。」

學佛還是簡單點,關心但不參與牽涉其中,因為權力使人腐敗而不自知,有自知之明者鮮矣,作為一介關心社會而不涉及參與政黨活動或許比較簡單些,所謂的不涉及參與意味不使用宗教團體之影響力去干涉國會運作,這種等於是利用人類對於神祕主義之迷信的威權主義崇拜。

提早回台灣,除了確診後恢復色身健康之後期中藥治療外,就是投票。投票,乃國民之義務與權利,但可不是投票完成之後就沒事了,隨時監督、觀察民意代表之各種作為,才是正確之思維。